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全国咨询热线:

0757-63233933

  • 香港品牌 黄金品质
  • 热门关键词:多彩漆|水漆代理|涂料品牌|真石漆|乳胶漆代理|涂料代理

    联系寸金
    全国咨询热线:0757-63233933

    国内生产基地分公司

    佛山市顺德区寸金涂料有限公司

    地址: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伦教

    工业区

    咨询热线:0757-63202728

    传真:0757-27832237

    曾小姐:18218755333

    http://www.cj77.cn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详情
    再信我一次
    新闻来源:香港元朗涂料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12.09.21]

    春种忙完,老金经人介绍到一个金矿上打工。在他所在的工段上他是年龄大的一个,十足年龄五十三岁;年龄小的一个工友叫小林,据说只有十七岁。

      矿上的工作大体分两大类,井上和井下。井下的工作就是挖金矿,井上的工作就是运送这些挖出的金矿,还有就是整理一下各种工具等等。老金和小林这一老一小都属于井上,其中老金负责摇铃,小林是负责记账。摇铃就是守在井口,下面的人拽一下铃,表示有矿要送上来了,老金就开启滑轮,刷刷刷把装矿的框子吊上来,要送下去的时候也要先摇下铃,给下面的人提醒一下。一般下井的人不到换班时间是不上来的,这样一来,换班、吃饭全凭老金的铃声决定。小林就负责统计谁出了多少矿,然后记在每个人的名字下面,换班的时候让各自在自己名下签名。

      因为这个工段只有他两人属于比较悠闲的工种,小林很快就跟老金黏糊上了。不忙的时候小林还会笑嘻嘻地过来看看老金的滑轮顺便给老金递根烟。但是没多久就有几个工友私下提醒老金离小林远一点,说这个孩子心眼不地道,仗着是老板的一个什么亲戚有点作威作福。说他年纪轻轻就不怎么学好,抽烟喝酒样样都会,每个月发的生活费很快就见底了,然后他就开始问大家借钱,这个十块那个五块的,没见他还过,谁要是不借给他,他就在记账的时候短斤少两的。老金笑笑没放在心上:“才是个孩子呢,没那么多心眼。”

      过了没多久,小林果然开始问老金借钱:“老金叔,你借十块钱给我吃饭行不?”老金笑眯眯地看着他:“吃饭行啊,干别的可不行。不说实话更不行。说说,你到底要干吗?”小林摸摸脑袋嬉笑着说:“瞒不过老金叔的法眼啊,我买包烟。就借给我吧,下个月我一准还。”老金摇摇头:“我说了,吃饭行,其他的不行。你这么小就抽烟这么凶对身体不好。我不能害你。”

      小林怏怏地走了,兜了一圈又回来央求老金。老金看着他很认真地说:“你不就是犯了烟瘾了吗?我告诉你个法子,去弄点干树叶,找张纸卷了,吸两口,别往下咽,效果差不多。”小林看到实在借不出来便恨恨地走了。

      吃饭的时候,老金端着饭盒问井上的工友:“看到小林没?”几个人都说没见。找了一圈,在工棚后面看到了他,地上是还没燃尽的纸卷,小林正在吐着口水。老金走过去看了看,把饭盒递给他:“这个月你跟着我吃饭吧。下个月生活费省着点花。这个树叶不是这么卷的,等我教给你。”

      几个月过去了,老金的劝说没起到什么作用,几乎每到下旬,小林就要跟着老金蹭饭。老金每次都是叹口气,教育他几句,不过吃饭的时候还是笑眯眯地看着他。小林多少有些内疚,跟老金说话也不再嬉皮笑脸的了,难得正经地说:“叔,你放心,年底发了工资我一准还你。”“我相信你,快吃吧。”老金依旧笑着说。小林愣了愣,没说话,低下头猛吃。

      过了段时间老金听到个消息,说是到了年终的时候,工段上要进行评比考查,每个工段上表现突出的那个可以被评为优秀劳动者,并且有三千块的奖金,当然工作如果出现失误的话,视损失情况要给予相应的处罚。老金的心怦怦直跳,自己虽然只是个井上的摇铃工作,但是也做的不错,一点失误都没有,只要在后面的日子里再努力一点说不定可以争取到这个荣誉称号呢。有个做了几年井下的老工友看穿了他的心思,斜着眼睛看了看他:“老金,你还是死了这份心吧,用脚趾头想想,那个奖金也是给小林准备的。你就好好工作,争取平安到年底,别被扣钱就行。”

      一次一起吃饭的时候,老金吞吞吐吐地开口道:“小林,叔跟你商量个事。”

      “老金叔,你尽管开口,只要我能办到。”小林抬起头很义气地说。

      “我听说年终评的这个先进一定是你对不对?”老金盯着小林问道。本来以为小林会否认,没想到他痛快地点点头说:“差不多吧,其他工段也是这样的方式。”

      老金有些失望地点点头:“哦,这样啊。”小林转了转眼珠问:“老金叔,你是不是想当先进,拿那三千块奖金?”“不是不是。”老金有些尴尬地否认,然后又说,“我是挺想当先进的,不过可不是为了奖金。”“噢?”小林感兴趣地问,“那是为了啥?”

      “我一辈子没啥出息,没有做什么能让我的孩子们感到面子上有光的事情,现在出来打工么,要是有这么个机会……”老金讷讷地说。小林眼睛转了转,筷子一放:“这样啊,要不我跟我叔说说看,今年先进个人给你,不过奖金可还是我的。”“这能行吗?不过你说行就肯定行,我相信你。”老金高兴地搓着手。“当然没问题,谁让老金叔今年一直这么照顾我呢!”小林晃晃脑袋说,“再说我还欠老金叔这么多生活费呢。”老金摆摆手说:“不要提这个啦,要是年底真能拿个先进,我再请你吃大餐,哈哈!”“那是那是。”小林附和道。

      有了小林的保证,老金工作格外努力。隔了几天,吃完饭提前上工的时候,老金远远看到小林在滑轮前犹犹豫豫地站着,突然看到老金走了过来似乎吓了一跳:“老,老金叔,这么早就上工啊!”老金点点头:“怎么吃饭的时候没见你,是不是又没钱吃饭了?要不要我去给你打饭过来?”小林愣了下,低下头说:“我吃过了的。”走了两步回过头动了动嘴想说什么却又什么都没说。

      随后几天小林的脸色越来越差,看老金的目光也有些躲闪,有几次老金喊他,他也假装没听到。

      转眼到了小年的前一天,该发工资了。有些有过失误的工友或多或少地被扣发了一些工资,轮到老金的时候,领了钱后发现不对,按照自己算的数目差不多短了两三千块。忙过去问工长,工长头也没抬地说:“第一年来的吧?这是规矩,矿上扣一部分,到年后你来上班的时候再补发。你放心,不会少的,这样也是保证你们能按时回来上班,免得你们突然不来了误了工期。”既然是规矩,老金即使心里还有点嘀咕可也没话说。

      领了工资大家就准备回家过年了。再想找小林问问,也找不到,有工友说他可能先领了钱回家了。老金暗想,可能是没给自己争取到先进觉得没脸见自己,这孩子,至于么!

    返回列表

    | 查看次数:
    上一篇:涂料品牌代理实现您事业更多可能性
    下一篇:野鸽子杀人

    扫一扫有惊喜

    在线客服